我在其中經驗到「無條件的愛」


第一次找Kumar做個案是2017年,最後一次是,2018年,然後就中斷了。


再次找Kumar進行個案,是時隔數年後的2022年。我在這四年歷經結婚、生子、離婚、一個人回台成為單親媽媽。


這段歷程敲響我對「關係」的省思,我過去在關係中,總是不安全感,總是深不見底的佔有,這為我與對方都帶來極大的痛苦。我的婚姻更是讓我深深照見:「我根本不懂什麼是關係,我不懂什麼是親密,我甚至不懂什麼是性。」


因著這份省思,我回台後主動聯繫Kumar,當時他人還不在國內,我也就繼續沉澱一段時間。直到今年初,那份被敲響的省思開始大聲迴盪,我再次主動聯繫Kumar,終於他回國了,並推出全新的個案試體驗,我立即預約。


個案開始前,他提醒我「放掉控制」,我也自我提醒著。接下來在整個過程中,我經驗到前所未有的「親密的愛」⋯⋯。


記得在第一階段時,Kumar為我做背部的撫觸,我還想過要什麼時候鬆開手繩(釋出進一步的訊號)呢?隨即我發現自己「又想控制」了,馬上回到呼吸,好好感受身體。


到第二階段,我的身體已隨著呼吸愈加放鬆,開始順著過程流動,此時Kumar為我帶來更進一步的內容,我才發現手繩已在第一階段自動鬆開,然而一切發生得非常完美。


在一切完美的順流中,我們一起進入了第三階段,我在這裡經驗到一個很重要的過程:我邊看見自己過去總想迎合的性模式,蠢蠢欲動的升起;同時邊放鬆回到呼吸、提醒自己順應我真實的感受與反應。


我不再在認為自己「此刻應該呻吟」時呻吟,也不再在認為自己「此刻應該有所動作」時動作。我只是感受著自己,感受著與Kumar一起流動的自己。


然後美妙的事情發生了:我的身體沒有目的地自動行動。我全程閉著眼睛,親吻任何我想親吻的地方,撫摸任何我想撫摸的部位。我全然享受毫無目的的親密,沒有任何想法,沒有想到對方的喜惡,也沒有下一步。我從自動流動的身體中,第一次感受到「真實的親密」,沒有任何需求的靠近,沒有任何期待的愛著。我的肉體沒有刻板定義的高潮,而我在其中經驗到「無條件的愛」。


我的內心在身體流動中,自動浮現過往的關係模式,我在瞬間的醒悟中,靜靜笑了出來:


我要的愛,不是愛情。

我要的是親密,不是承諾。

我要的是流動的連結,不是被定義的關係。


結束後,與Kumar簡單的對談,隨性的聊著,我對自己關係的舊有模式完全豁然開朗。我從離婚後被敲醒的省思、到沉澱後被擴大的迴響、到進行完Kumar全新推出的譠崔個案後⋯⋯我對「關係」的信念產生不可逆的質變,我百分之百肯定自己真的「回不去了」。


我沒法對愛情產生「被愛的期待」,我深知那完全與愛背道而馳。我也沒法對關係投入「要有個什麼樣的伴侶」的想像,一點點也沒有。


我很清楚這不是一時的感受性體驗,因為我同時保有清晰的思維。這也不是「因為得不到」所以「消極的不再想要」。相反,我打從心靈深處知曉自己對愛的真實渴望。我的心輪感到非常開闊,對在個案中所體驗到的流動的愛,感到喜悅與感恩。


我有很大可能不再主動經驗佔有的、交換的、需被定義的關係了,而這讓我感到非常自由,無比明確自己真正想要什麼。


感謝過去所有的經歷,感謝過去因不懂愛而創造的受苦受困,感謝因此讓我在Kumar推出的全新個案中有如此突破性的進展。感恩生命的帶領,我真心感激。

譚崔個案分享:http://www.tantraenergymassage.com/blog

譚崔個案預約方式:https://www.tantraenergymassage.com/reservation

譚崔問答系列:https://www.tantraenergymassage.com/blog/category/譚崔問答


今日焦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