© 2014 by Kumar Tantra Energy Massage Meditation Studio.
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
  • YouTube

性在無意識中淪為我討愛的手段

February 20, 2017

 

對譚崔一直都沒有很多的認識,也沒有機會接觸,第一次療程前諮詢,Kumar問我為什麼想來?我說我也不知道,我只能說出「好奇」,否則我沒有更多的理由前來,反正生命知道我在什麼階段需要什麼協助,我不需要理解它,但是很快我知道為什麼~就在療程結束後的過程。

 

第一次療程,身心都很放鬆舒服,我還覺得很好玩,但在療程後兩週,原本前半年就不斷浮出的父親課題、更深度快速湧現,出乎我意料之外。對父親的憤怒、抱怨、悲傷、嫉妒、渴求、愛,伴隨一些外在事件,勾出對父親以往不曾有過的真實話語及情緒,包括看見自己一直以來的努力,都只是想證明,讓父親看到我是值得被他愛的女兒,即使我未曾見過他。我盡情的生氣,甚至也對我的神生氣。我對祂抱怨我的父母,抱怨我沒有的一切,同時也很抱怨祂我說出的話,就像一個沒有拿到巧克力就推翻一切的幼稚園孩童,很任性卻很真實。

 

第二次療程,最後的調和呼吸和第一次不同,療程中及結束後,我一直想到上一任男友。不是眷戀的想起,那段感情完全複製我父母親間的劇本,所以前男友對我等同我父親,我再次連結到的還是父親,只是從不同面向。其中之一就是「性」,我不停想起和上一任的性。我過往對性有個狀態:藉對另一半性的取悅來換取「父愛」。在性中取悅另一半時,我更深層面是在取悅父親,這是我內在對爸爸渴求愛的方式之一,最明顯就是發生在和上一任的性。而一個面向代表所有面向,對性的制約就是我對關係及生命的制約。當沉思了性的狀態,也同時帶出關係和生命的狀態,若性在無意識中淪為我討愛的手段,我對關係及生命也一樣充滿了條件、侷限、無法全然享受及信任。為了填補心中空缺,我不斷設定條件,彷彿必須滿足了那些條件,我才有資格得到我想要的,否則我就不配得。看見一刻我對所有關係的觀點都出現改變,有些堅持很久的框架消失了,如煙般飄散,有些還存在著,我就持續去看自己想藉它的存在填補什麼?沒有對錯好壞沒有判斷,我甚至能開始對這些過程感受到喜悅,感覺大腦某個東西被拔除、有些狀態被改變、它不會再回復。

 

我還是沒有很了解譚崔,但生命比我知道我需要什麼,譚崔的療程很明顯幫助了我走過程,它彷彿藥引、將正在走的療癒過程加速帶出,我想這跟在療程中被啟動的性能量有關,生命的轉速會被加快,應該清理的會被帶出、正在療癒的會被加速。就算純粹以身體療程的角度,它都一樣擁有精細的呵護品質。我會持續預約~這在任何層面對女人而言都是很棒的療程。

 

 

 

 

〈全文經個案本人同意匿名分享,作者名均為化名,歡迎轉載分享並請註明出處〉

 

Please reload

今日焦點

紫色床單照映的心靈角落

April 22, 2018

1/10
Please reload

最新分享
Please reload

追蹤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  • Google+ Basic Square